首页 >  资讯
跨不过的“母亲河”

中国网 2024-02-08 19:45:28     

(图为三门峡供电车间职工刘瑞爽正在连接打冰杆)

“打冰杆已连接完毕,是否可以开始作业?”“上下行均无车辆,接触网已停电,可以开始作业!”2月7日凌晨5点30分,天还未亮,一阵阵洪亮的对话声划破黑夜的寂静,在陇海线观音堂隧道来回穿梭,四散开来。

顺着声音望去,几束头灯在黑暗的隧道里来回闪烁,原来,洛阳供电段三门峡供电车间的一队作业人员正在隧道进行除冰作业。

敲击冰柱的是一个叫刘瑞爽的年轻姑娘,一处、两处、三处……一个个冰锥随即掉落,在股道间碎裂成无数的冰花,汗珠顺着她的额头留下,眉毛上早已结满了冰凌。

隧道打冰是铁路供电人入冬以后最重要的一项工作,由于隧道全年的雨水沉积,在慢慢渗漏的过程中遇冷结成冰柱,引起接触网放电,如不及时处理,严重时还会影响行车。

(图为三门峡供电车间“打冰组”成员正在进行入网前清点)

为彻底消除此类隐患,洛阳供电段在南阳、三门峡等隧道集中区段成立打冰应急值守点,24小时对相关区域进行监控除冰,而刘瑞爽就是打冰队伍中的一员。

打冰杆长约6米,由三根短杆接续而成,加起来有十几斤重,加之隧道结构特殊,除冰期间要将打冰杆举过头顶来回敲击,在这个女生体力和技术都不占优的领域,刘瑞爽一干就是两年。

(图为作业前刘瑞爽正在对打冰杆进行绝缘遥测)

“别看是女娃,小刘的心思细、肯吃苦,她参与的作业,我们一百个放心!”提起打冰点这个唯一的女孩,师傅们从来都是赞不绝口。

连续两年的打冰经历,刘瑞爽早就得心应手,干起活来一点也不输同班组的小伙子。

打冰作业需要频繁抬头,为了不干扰视线,刘瑞爽剪掉了自己引以为傲的长辫子,每次打冰之前她都会把头发牢牢的固定在安全帽内,用她自己的话说:申请打冰“临时点”十分宝贵,几十分钟内既要效率又得安全,不能因为自身的原因影响了工作进度。

(图为刘瑞爽与作业组成员一道正在向隧道结冰区段步行巡视)

1月底,中原大地迎来了大范围的强降雪天气,受雨雪影响,观音堂隧道结冰次数激增,刘瑞爽和工友也迎来了最为繁忙的时刻,有时一天要入网打冰10余次,这个体重不到110斤的小姑娘扛着打冰杆跟大家同进同出,从来没有一句怨言。

“一看、二举、三敲打,打冰讲究的是‘一击命中’,要对准冰柱的根部敲击,确保完全掉落!”经过多次的实战,刘瑞爽自己总结了一套除冰口诀,打起冰来快速而又省劲。

“春运期间客流量增加,千万人通过火车返回家乡,陇海线是全国铁路的大动脉,确保供电设备安全,让旅客平安出行,我们更不能有任何松懈!”望着一趟趟远去的列车,刘瑞爽的眼神里填满了坚定。

作业结束后,放下打冰杆,脱去工作服,刘瑞爽又变回了那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工作之余,她最喜欢跟妈妈视频,询问年货是否备齐,姥姥的鞋垫又纳了几双。

刘瑞爽的家在山西省平陆县,2016年铁路运输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了仅一条黄河之隔三门峡接触网运行工区。

每次换班或者回家,刘瑞爽都要经过“母亲河”上的跨河大桥,这个喝黄河水长大的“女娃娃”总是开玩笑的说道:参加工作以后,黄河对于我来说有了更深刻的含义,这边是家人,那边是责任,不管哪边我都要全力以赴的去守护!

2024年春节,刘瑞爽又一次在岗位上迎来新年钟声的敲响,铁路工作聚少离多,特别是遇见春运、集中修这些关键节点,刘瑞爽大多都会坚守在岗位,家乡虽只有一河之隔,却不能时常探望。

(图为打冰作业开始前刘瑞爽正在确认工机具清点情况)

想家的时候,刘瑞爽就会望着黄河的方向,她总说:看见黄河就等于看见了我的家,为了更多人能够按时回家过年,我的坚守很值得,妈妈也会替我感到骄傲的!

又是一年春来到,黄河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静静流淌,穿过万里中原铁道线,见证了一个又一个感人至深的平凡故事,将“人民铁路为人民”的不变宗旨带向更远的地方.......(单位: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公司洛阳供电段 李文东)​